<track id="xpnnl"></track>
        <video id="xpnnl"><progress id="xpnnl"><nobr id="xpnnl"></nobr></progress></video>

              <th id="xpnnl"></th>
              <th id="xpnnl"><meter id="xpnnl"><listing id="xpnnl"></listing></meter></th><address id="xpnnl"></address>

              第二百四十章 暗流涌动2


              小说布衣天国 作者周一大魔王 类别架空历史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第二百四十章暗流涌动
              是夜
              韩林
              或许是接连三天下来的和谈已经是让人感觉到身心俱疲今夜的韩林格外的安静无论是北岸的辽营还是南岸的夏营都静谧的像是没有一丝声音一样只有中间那条潺潺的溪水蜿蜒而过
              虽说身体已经是躺在了床榻上但是心里装着这许多事情的安逸却一点困倦的意思都没?#26657;?#21644;谈的成功似乎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多的轻松甚至安逸总感觉到这空气中?#32426;?#30528;一股子诡异的味道
              先说兰州城里面的事儿可能江如月也是觉得此事事关重大安逸寄给他的信第二天就让他差人飞马加急寄回了
              果然没出安逸的意料这个江秀才看问题的方式就是总和人与众不同当所有?#35828;?#30446;光都聚集在那封圣旨?#31995;?#26102;候江如月却觉得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都是漏洞百出
              江如月告诉安逸首先先不谈德王是不是真的已经急不可耐?#24613;?#24337;君上位就说这皇贵妃孙氏执掌半个六宫仅次于皇后的尊贵所在就算她想要替自己的儿子有所谋划不找李进不找徐亮偏偏却要找个王三
              安逸一个宫外的人都是知道王三是徐亮?#32784;?#24351;两个人除此之外还可能有其他别的关系哪有办事情找徒弟不找师父的若真是如此徐?#26519;?#36947;的了心里怎么想他能看着王三一步步的把事儿办妥了踩到他?#39134;?#26469;
              其次就是德王这边江如月的看法和安逸上次跟高慈懿谈论此事的结论是一样的德王现在需要时间而崇正是德王最好的保护伞德王一党包括老都督皇贵妃在内他们应该是心知肚明的有什么理由能让这位皇贵妃和自己的爱子一起处心积虑的除掉一直再为自己铺平道路的保护伞
              如果说?#26657;?#37027;?#27425;?#19968;的理由就是皇贵妃已经知道了雍王什么消息或者说她已经可以肯定再等下去不管是崇正还是德王都不再是雍王的对手了所以必须当机立断趁着朝中局势还趋于稳定的时候把这个继承的正统性攥在手里到时候雍王就是真的发难了那就是造反德王就以天下正统?#38405;?#36870;之臣
              不然等?#25509;?#29579;什么都?#24613;?#22909;的时候恐怕崇正为了天下的安定也会不得不?#35851;?#20027;意了
              最后就是这个大太监徐亮了一个太监还长期处于被李进压制的地位对皇?#22799;?#26377;多忠心若说他是个从小跟皇上一起长到大的老监等到皇上死了就一起殉葬入土那都还情有可原可徐亮不过也就而立之年出头的样子后面还有大半辈子要过为了一个垂暮的老皇帝得罪明面上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天子的德王
              这明显不该是一个能在如?#22235;?#32426;坐到司礼监秉笔太监位置的?#35828;耐?#33041;所想所以江如月觉得这徐亮也不过是在为别人办事
              他和王三两个人都是各为其主只不过是徐亮技高一筹拿着王三做了个嫁衣裳罢了
              安逸看完江如月说的还是感到十分的心惊上次跟高慈懿谈及雍王的时候确实知道雍王借助外戚的势力是众多皇子中最为实力雄厚的一个但是他没有想?#25509;?#29579;竟然已经到了有可能威胁到崇正的地步了不过这种事儿连皇贵妃都得到了消息崇正却一点儿都不知道吗
              还有其他的什么原因让崇正无法去管
              如果照江如月的说法徐亮极有可能就是在为雍王办事了而且是在最关键的时候给?#35828;?#29579;一党致命的一击
              只是恐怕徐亮甚至雍王都没有想?#21073;?#23815;正竟然如?#35828;?#34962;护德王一张轻飘飘的圣旨颇有种大事化小的感觉
              但是对于安逸来说这件事未必不是个好事如果真的让德王就?#35828;?#21488;了就雍王表现出来的这种手眼通天的能力他自己和高慈懿现在的处境那还真是凶多吉少了
              不过总的说来从雍王的角度来看并没有达成借助崇正的手彻?#35013;?#20498;德王的目的那么如此说?#27492;?#26159;不是很快就会有下一步的行动了
              想来也是可笑看起来现在是崇正最像保护的人在处心积虑的杀他而另外一个他打算剪除的人在保护他
              可是安逸倒觉得这雍王倒也不是不想让崇正死只是他觉得崇正患疫病然后留下遗嘱的这种死法并不太符合他的利益
              唉帝王家啊......
              然而让安逸没有理清楚的还不止这一件还有韩林的辽?#22235;?#36793;
              就从昨天开始萧燕儿几乎每日都在营中设宴以成功达成和谈协议为由宴请包括安逸在内的所有大夏使臣
              一向对安逸都是冰山美人形象的燕儿姑娘也是破天荒的天天笑脸相待就感觉好像真的已经为夏辽之间赢得了永远的?#25512;?#19968;样
              而且最让安逸疑惑的一点是自从那日说是因为处理军中急务而消失身?#26263;?#22823;元帅韩光德直到今日都没有再在韩林出现过
              所有的一切和谈包括宴请都是燕儿姑娘一个人在操办
              辽人这心都这么大吗和谈这种事全权交由一个女官负责到最后签订?#26174;?#30340;时候主要使臣都不露面的
              这一切不同寻常都像是暗夜的魔咒一样萦绕在安逸的脑海周围让他久久的都不能入眠
              哥歇下了吗
              安逸听声音就知道是高慈懿他忙从床榻上做起来将床头的那套锦袍披在身上
              是阿懿吗进来?#20254;?br/>高慈懿应声推开营帐的门?#20445;?#19968;身甲胄的从外面走了进来风尘?#25512;?#30340;看样子是刚刚回营就过来了
              他从旁边的柳木圆桌子下面拉了个方凳出来摆在安逸的床前然后一屁股坐了上去缓了两口气才开口道事儿都办妥了胡玉娟和胡玉华两?#32622;ã?#21152;上从姜将军那儿借来的三百哨骑全都撒出去了韩林周围有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我们的眼睛的

              安逸点点头然后问他道兰州那边的情况如何
              我没有进城是夫人把胡玉华?#32622;?#24102;出来的听夫人说府里?#32479;?#37324;的情况还算是安稳现在是柳彪在掌管大军而且我还给你带回来了个好消息
              这节骨眼儿?#22799;?#26377;好消息那真是难能可贵了忙开口问高慈懿有什么好消息
              高慈懿咧嘴笑了笑然后从怀里?#32479;?#26469;一盏信封递给了安逸一边说道是夫人给我的说是昨日从成都寄过来的我堂姐的信
              安逸一边拆信还一边疑声道你堂姐你堂姐是谁
              当他拆开信封看到那镌秀又熟悉的小字时才意识?#21073;?#36825;高慈懿的堂姐可不就是高影疏嘛人家这可是正儿八经的亲戚比起来自己到还算是远的了
              高影疏信中说是成都已经按照兰州太医院先?#26263;?#37197;出来治疗隐性疫病的方子配出?#22235;?#22815;治愈一般疫病的药?#21073;?#24050;经开始在隔离区里面试用了效果很好所以蜀王已经将方子寄到太医院了现在赵院使也在积极的验证这方子的实效性
              哎总算是有个让人安心的消息了
              安逸轻轻叹了口气转而对高慈懿道那方子你明儿找人抄一份然后给辽营那边拿过去吧倒也算是咱们讲信用了
              高慈懿挺安逸这样说?#34892;?#24515;有不甘的样子哥这方子咱们大夏费了多少心血才弄出来的怎么能就这么给了他们
              安逸却笑了笑应他道就现在这疫病的规模你总不可能靠朝廷一己之力来给那么多病患制作汤药吧你就是把赵院使他们给累死也忙不过来肯定是要跟这些个药铺药庄一起他们可都是些个商人方子只要一过手辽?#22235;?#36793;怎么可能不知道与其这样到还不如直接给?#22235;?#36793;一来还是咱们诚信二来还能少付点儿粮饷
              高慈懿想了想也是这么个理儿虽说自己心里?#34892;?#19981;太舒服但?#19981;?#26159;照着安逸说的起身打算去把方子找人抄一份过来
              千万记得辽?#22235;?#36793;儿盯紧了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马上来报
              高慈懿点点头放心吧我明白
              .......................
              兰州
              北巷
              仍旧是那个简陋的屋子熟悉的地道昏暗的密室摇曳的烛火没变的依旧是那个一身?#33268;?#24067;衣低调打扮的孙公公不过对面坐着的却?#38605;?#20845;变成了徐亮
              王爷让我代他问徐公公您安
              跟上次何六比起来孙公公对待徐亮的态度似乎谦卑了不少刚?#31456;?#24231;下来?#32479;?#30528;徐?#36797;?#28145;的拱了拱手
              徐亮也是满面笑意很是?#25512;?#30340;还了个礼孙公公太?#25512;?#20102;该是小臣向雍王爷问安才是
              孙公公白净似女人一般的脸上微微地笑了笑然后从还礼?#32479;?#26469;一个红色的小盒子放在了桌子上朝着徐亮缓缓地推了过去
              这是公公需要的东西王爷已经给您备齐了只是不知道公公打算?#38382;?#21150;事
              徐亮没有答话接过桌子?#31995;?#37027;红色小盒子托在手里打开来眯缝着眼瞧了?#30130;?#28982;后满意的点点头反问那孙公公道怎么听公公的意思雍王爷那边已经?#24613;?#22909;了
              孙公公很是?#25512;?#30340;朝他一躬身王爷原话只等徐公公这边的圣旨一?#21073;?#36825;司礼监的掌印之位就非公公莫属
              徐亮却看起来很是推脱的摆摆手歉然笑道孙公公这是跟杂家开什么玩笑雍王爷登临九五之时你才是咱们大夏朝的内相雍王爷只要能把杂家所要的尽皆应允了杂家就感激涕零了
              一定一定公公放一百个心

              徐亮将那红色的小盒子缓缓地收到了怀?#26657;?#22320;站起身来朝着孙公公?#26376;?#19968;?#39134;?br/>孙公公且转告雍王爷事成之时王京相见
              公公慢走
              直到徐?#26009;?#22833;在了密室之外孙公公那十分恭敬的身姿才微微的直了起来?#25104;系?#31505;意也变得愈发的阴冷起来
              ֲʹͶעַ

                  <track id="xpnnl"></track>
                    <video id="xpnnl"><progress id="xpnnl"><nobr id="xpnnl"></nobr></progress></video>

                          <th id="xpnnl"></th>
                          <th id="xpnnl"><meter id="xpnnl"><listing id="xpnnl"></listing></meter></th><address id="xpnnl"></address>

                              <track id="xpnnl"></track>
                                <video id="xpnnl"><progress id="xpnnl"><nobr id="xpnnl"></nobr></progress></video>

                                      <th id="xpnnl"></th>
                                      <th id="xpnnl"><meter id="xpnnl"><listing id="xpnnl"></listing></meter></th><address id="xpnnl"></address>